阅读历史 |

第一百六十五章:夜尽天明!(8.138k)(1 / 2)

加入书签

月淡淡,星疏疏。

光线昏暗,赵荣却能瞧清那张妩媚动人的脸上满是喜悦。

少女的喜悦叫他也染着一脸笑意。

知道蓝妹子是这般活泼性格,赵荣又吹火折子将灯点上。

哪知淡淡清香贴近,她又吹一口气灭了灯,完事也不说话,只是压抑不住那两声轻笑。

赵荣第三次吹亮火折子,手朝油灯边靠,眼睛却直勾勾盯着窗边那双妙目。

眼神中的意思大抵是你再吹一次今晚这灯就不点了。

“阿哥怎的不朝书上说的演?”

蓝妹子不吹了,声音却还是那样天下独一份的娇柔婉转。

“什么书?”

“就是天山石洞中你看的那本《狐妖妹儿》,小狐狸吹灭了两次灯不想让书生看到她的狐狸尾巴,书生被迷了魂生怕惊走她不敢再点第三次灯。然后他们就隔着夜色聊了很久”

蓝妹子笑了一声:“好阿哥你又点灯不怕把我惊走吗?”

赵荣瞧她一双水灵的眼睛毫无腼腆地望过来,那样的从容大方,他的心情跟着闲适舒松。

“前几日我在临安西湖堤岸上闻到暗香,总想知道花香是打哪来的,那树梅花又是何等的无瑕婀娜?”

他举灯朝窗前凑了凑,“闻到暗香都要去找寻,隔着一窗不过三尺如不掌灯,错过五仙教最明媚的小花岂不是罪过。”

少女嘻嘻笑了一声:“那书生比阿哥差远了,好在小狐狸没遇见伱,否则她哪有心思在山中修行。”

“阿妹进来一叙。”

赵荣拔掉门闩,请她进来。

将油灯挪到方桌边,自院井中卷入一阵冷风叫焰光摇晃,两道影子在墙上左右拉长,靠得很近。

“听说你南下回苗寨去了,没能在临安一见颇觉遗憾,此时甚是惊喜,却不知阿妹怎在缙云?”

赵荣的声音不急不慢,提着桌上的瓷壶倒上一杯茶水。

蓝妹子微微点头:

“我南下想赶在年关之前到衡阳见你一面,陶白在路上拖了几天,这才听说什么青衣大侠单骑仗剑除恶之事。”

“稍一打听便知是你,我猜你要去临安,又担心追上去错开道路,于是便在缙云城等你。”

赵荣奇了:“那你怎知我要到缙云?”

“因为丽水百药门风声鹤唳,听说有一个大仇家要找上门,你与我谈起过五岳盟会时的事。”

“近来正邪两道都追着向问天下福州去了,百药门到底是日月教边缘势力,这个节点上能让他们如此紧张的只能是你了”

她妩媚一笑:“我说得对不对,剑神阿哥?”

从临安南下丽水,的确要过缙云城北。

蓝妹子是个精明人物,能想到这些毫不奇怪,赵荣想到她在此一直苦等,心下有些惭愧:“你这边一耽搁,年关没法回苗寨了。”

“不若与我一道回衡阳吧。”

蓝凤凰笑着摇头:“去年耽搁了没去成洛阳绿竹巷,今年我便没打算回苗寨。”

“那位好朋友不知我南下仅是寻你,年关时我会到绍兴会稽山给她一个惊喜,弥补年关洛阳相聚的承诺。”

“百药门的毒术虽不及我仙教底蕴深,但这位诸掌门还是有些手段的。”

她晃动着手上的杯盏,双目盯着赵荣道:

“尽管我相信你不会被他毒倒,但也不想见到你在百药门吃亏。”

“于是就候在缙云城北,打算与你一道去百药门。”

“我可是人见人躲的五毒教主,这名头在百药门更好用。能帮阿哥唬一些人,我这名头总算是有些用处了。”

赵荣心中一暖,正想说些什么。

只见她掏出一幅画轴出来,竟是他的画像。

不过这画轴四边破烂,还多有褶皱。

“这是从哪来的?”

蓝妹子不嫌弃这画破烂,端起来与面前的少年比对,“朋友准备将这画烧掉,我便拿来了。”

“画得可真好。”

赵荣一瞅画中技法,什么都明白了。

好一个文先生。

赵荣见她拿着一幅破画欣赏,立时伸手把画从她手中拿来。

“别烧!”

她惊呼一声,赵荣却已把画点燃。

“这等破画不值得你拿,烧了正好。”

少女听他语气强硬,只好止了声,眼巴巴望着好好的画卷成了灰烬,心中难免有些失落。

虽说此画破烂,但哪怕人像沾了尘土,他依然在画中,胜过那一幅幅秀丽的锦绣江山图。

不过

他说要烧,那肯定有烧的理由。

果然,一位好阿哥从不会叫阿妹失望。

接过他重新递来的一幅画,蓝妹子满眼惊喜,画中的抱剑少年在灯火的映照下盈满双目。

“如何?”

她欢喜一笑,抱着这幅画很是高兴,声音更显娇柔:“这一幅是无论如何都不许你烧的。”

她又问起这画的来历。

赵荣便将文先生船上作画的事说给她听。

之后,又聊起她的那位朋友,问起赵荣与她是如何认识的。

赵荣讲起与她斗剑之事。

“难怪她那般生气,此时论剑已不是你的对手,要拿你的画出气了。”

“以往见她总会弹琴奏曲,现在却苦练武功。”

蓝妹子捂嘴直乐:“我该劝她放弃,再练下去也不是阿哥的对手。”

赵荣蓦地想起一件事:

“年关之后你会回苗寨吗?”

“嗯,在外一年多了,要去见见那些教中长老。他们各都一把年纪脾气不好,但我在教中长大,待我却极好。”

赵荣点了点头:

“你离开会稽山时,朝你的好朋友要一点胭脂。”

见她面露疑惑,赵荣便将自己的一些猜测说给她听。

登时少女脸上出现了严肃表情。

她说起一些与蛊虫有关的药理非常繁琐,赵荣摘得一个极为关键的信息。

五仙教如果拿到解药,三尸脑神丹可解。

说起药理就顺势谈到百药门。

蓝妹子是此道大行家,赵荣只算听众。

聊着聊着,夜更深,不知何时油灯火星跳动了一下,差点灭掉。

原来是灯油见底。

灯火越来越暗,随时都会熄灭。

“我听你从一楼跃上来的,可是住在客栈下边的房间内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因在城北等你,就近住在北边客店与此地有很长一段距离。”

赵荣听她这么说,不由想起天山石洞的那一晚。

又问道:“陶护法呢?”

“陶姐姐啊.”

少女眨了眨眼睛,“她早就睡下了。”

赵荣朝床榻一指:“你睡这吧,我打坐对付一晚便是。”

他这样一说,也让蓝妹子想到那风雪石洞的晚上,知晓他嘴上有时说的花,其实是个正人君子。

她的目光在少年脸上打了转,笑吟吟道:“那你打坐,我先睡啦。”

她声音温柔至极,只让人回肠荡气。

若叫旁人听了,恐怕要面颊发红。

赵荣吸了一口气,等少女如那晚一般和衣上了床榻,手一摆灭了灯火。

跟着以童子拜天之势起手,在黑暗中运转洗髓经。

床榻那边只有轻微撩动被褥的声音,跟着便安静了片刻。

若一直这样安静下去,很快就会天明。

但是

一道细细温柔又婉转的声音敲碎了黑夜:“阿哥可还记得那《妖狐妹儿》后面的故事吗?”

“不记得了。”

“我记得哦.

小狐狸吹灭灯后与书生聊了好久,聊着聊着他们就困了,然后就睡在一张床榻上,第二日一早书生醒来发现小狐狸没了踪迹,他失魂落魄往后日思夜想,就连功名也不想考了。”

“嗯我怎记得小狐狸与书生聊完之后,因为道士闻见妖气寻上门来,她便被这道士惊走了。”

“没有道士.我看的书没道士捉妖这一幕。”

她到底是个天真率性的人儿,于是又甜声追忆:“我记得那晚上风雪好大,天山石洞也不避风,那风吹在人身上,就像浸在冬夜的轻寒微雨中。”

“可山洞内的那床薄被,不知怎得那般叫人安心,淅沥西风,我却睡得好香甜。”

“这客栈门户紧闭,厚厚的被褥却冰冷异常。”

她话罢并没有听到回应,忽然.

黑暗中有脚步声靠近。

纵然她敢爱敢恨,此时一颗小心脏也扑通扑通乱跳。

“被褥冰冷,那.我再给你添一床被?”

听他这样说,少女也不管他开玩笑还是说真的。

“不要.”她话音一落便伸出手来拉住了床边少年的手,轻轻摇了摇,“好阿哥,这床榻上没有你的味道,你躺下来让我抱着睡,好不好?”

书生已被小狐狸‘迷了魂’,此时无有道士捉妖,再说不出一个不字。

少顷。

赵荣进了被褥一股草木芬芳扑面而来。

只觉得脖颈被人搂住,跟着胸口已被一张微烫的脸蛋贴住。

他又听到一阵嘻嘻笑声。

“好阿哥,你的心跳得好快,比你的剑都要快。”

“不要怕,阿妹又不是真狐狸精。”

她欢喜极了,感受到腰肢被搂住,蓝妹子又朝赵荣怀里连蹭几下。

此时潇湘剑神浑身都是破绽。

他闯荡江湖这些年,从未这般敞开胸怀过,何况怀中人还是让江湖人闻风丧胆的五毒小花。

赵荣嗅着芬芳之气,轻抚她的后背。

他心中也有醉意,醉过满饮花蜜酒。

“现在还冷吗?”

听他问话,怀中姑娘又动了动,下巴磕在他的胸口上,抬眼朝上瞧。

“不冷,一点也不冷了。”

“但我有个问题想问你”

“什么问题?”

“如果我以后待在古寨不出仙教,你会来找我吗?”

“会。”

“嘻嘻,好阿哥。”

蓝妹子笑了一声,在黑暗中展颜欢笑,她身体往上一撑,在赵荣脸上映上了胭脂。

昏暗的客房内,夜深不知几时,蓝妹子搂着他,很快就睡着了。

赵荣感受到一些小动作,听着均匀的呼吸声,觉得这娇憨活泼的阿妹有点可爱。

在二人相拥而眠时.

这个孤寒的冬夜里,缙云城北一家客栈。

陶白护法难以入眠,一直盯着天色。

直到夜尽天明。

没回来,还是没回来!

等天大亮,陶白顶着惺忪眼皮,听到客栈下方传来动静。

“咚咚咚”上楼声。

她眼巴巴瞧过去,终于见到了古寨小花。

此时的蓝教主精神奕奕,陶白护法则是满脸疲惫。

“教主,你昨夜睡在哪里?”

蓝教主理所当然道:“当然是睡在床上呀,陶姐姐怎得眼睑圈黑?”

陶白没好气地说道:“我在等教主,一夜未眠。”

“那你好好休息,我先去丽水一趟,最多后日就能回返,届时我们再一道去绍兴会稽山。”

蓝教主又将一卷画轴递给她:“我不好携带,你先帮我保管。”

陶白拿着画轴,追问昨晚的事。

蓝教主任凭她唠叨,只笑不答,她从客栈中取来几个精致的小木盒子,又从马棚中牵马出来。

临行前多次叮嘱她保管好画轴。

跟着便骑马出去了。

陶白见她走得急,感觉不对劲。

于是快步追到客栈外,只见自家教主身旁还有一骑,翩翩少年一身青衣,在晨辉下光彩夺目。

陶白心想。

倘若我年轻个十五岁,见到这少年也要走不动道。

不.不对!

一股极度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,那是雁城的潇湘剑神!

“陶护法,许久不见。”

赵荣也瞧见她,笑着朝客栈门口打了声招呼。

陶白这才知道上了自家教主的大当,什么等张夫人,分明是等这人!

心中难念雁城这人的好,她表面上却极为恭敬,微微欠身回礼。

“赵少侠安好。”

如今潇湘神剑的名头隐隐能和东方教主媲美,这等夸张声势,已不是她们五毒教能冒犯的。

不过,这人越是这般,自家教主越危险。

她心中警钟大作,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骑马向南,转瞬间消失在眼前。

这时摊开自家教主所给的画轴,才发现所画为何,只觉触目惊心。

忽又惊觉教主方才说的话.

睡在床榻上,与这少年一起吗?

完了,教主已深陷进去~!

……

缙云与丽水之间不过几十里路。

早上从缙云出发,晌午时分便到距丽水城二十里处的野店。

赵荣与蓝教主下马用饭,趁着饭菜没上的时间,蓝妹子掏出了临走时拿的那几个小木盒子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我见你对蛊虫很感兴趣,便拿几样给你瞧个新鲜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: 分手后,陆总每天都想父凭子贵 末世天灾,我靠吞金超市躺赢 重生我在末世开超市 规则怪谈,与七个诡异订婚后杀疯了 怪客心刃 四合院:重生何雨柱,厨神开局 穿书奶包逆天改命 人在三体:面壁之后我开创了收容会! 末世狂徒:把战神逼成老六 让你捡破烂,你捡出来核弹? 逆天杀神 一人镇守封神,我于世间无敌 侯府外室谁爱当谁当,真千金要打翻身仗 枭魔 混沌神脉 狂渣富家千金,女神提刀上门 闪婚后,我被偏执霍爷宠上天 救命!不小心撩到主神怎么办?! 重生之军营红妆 凡人修仙之随身空间 穿越成为魔法师 转职生活职业?我开局种下世界树 战神焚天 总裁,你前夫无敌了 蓝色地球之梦 让你截机缘,你把师姐也截了? 我的宝可梦十分甚至九分强大 修罗剑圣 全民修仙:我氪命剑仙,一键满级 极品大宦官 恐怖末世,炮灰女配神级道具开局 总裁,你老公杀疯了! 穿书之这虐文女主我不当了 火影:平民终成忍界之神 人刚下山:美女总裁重金求嫁 弄春娇 麒麟下山,抓捕七位叛逃师姐! 团宠奶包!读我心声后全家大杀四方 全球沙化:开局一片绿洲 漫综:开局举办最强火影争霸赛 六零军婚:带着菜鸟驿站甜蜜蜜 女配修仙,仇人祭天 宠妾灭妻?不存在的,娇妻美妾我都要 我,性别女,穿书成仙侠文炮灰男配?! 七零:最硬糙汉被媳妇撩红了眼 二嫁权臣 神奇宝贝之荣耀冠军 说好御兽成神,结果你一拳爆星? 重生1980:从摆摊开始逆袭 吞天混沌经:开局先吞圣女修为 救命!重生在高考考场怎么办? 暴君重生后,将原配妻子宠上天 异能:融合巨兽,走上救世之旅 直播算命,落魄千金竟是玄学大佬 甜爆!怀孕离职后,陆总他沦陷了 武道长生:从斩杀狗妖开始 1977:开局相亲女儿国王 规则怪谈,她能创造神级诡异 乡村小术士(水冷酒家) 重回古代当逆子